“不瘋魔不成活”,是段小樓經常對程蝶衣的評價。依我之見,它很好地表達了一個人對人生的追求境界。敢為心中所想,付出所能。" />
  • 《霸王別姬》告訴了我們什么道理

    哼哈百家事 2022-11-22 11:31:20 投稿 瀏覽:1701
    《霸王別姬》告訴了我們的道理:別辜負了生命的美好。
    “不瘋魔不成活”,是段小樓經常對程蝶衣的評價。依我之見,它很好地表達了一個人對人生的追求境界。敢為心中所想,付出所能。

    導讀:《霸王別姬》:別高估關系,別低估人心

    李碧華這個香港文壇赫赫有名的神秘作家,用那支詭魅簡練的巨筆,鉆進人的心底,寫盡了世間男女的愛和恨。

    她的小說很多都被改編成電影,妙的是,這些電影幾乎部部叫座,《霸王別姬》更是其中翹楚。

    它講了動蕩年代里,一代名伶悲歡離合、蕩人心魄的傳奇故事。

    李碧華在書中說:“人間,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臉。”

    初看《霸王別姬》,以為講的只是程蝶衣段小樓的故事。

    細看下來,才發現揭示的是萬丈紅塵中,每個人被抹去“脂粉”之后赤裸裸的真實人性。

    一、別高估自己在任何人心里的位置。

    那一年,九歲的小豆子被母親切掉畸形的手指后,進入戲班學戲,因其母親出生青樓而遭到了其他孩子的嘲弄。

    人高馬大的小石頭看不過去,一心庇護小豆子,這份溫暖,讓小豆子分外依戀這位師哥。

    他們一起吊嗓、練功、挨罰,共同度過了年少時期,感情格外深厚。

    成年后,小豆子取藝名程蝶衣,小石頭取藝名段小樓,兩人因合演《霸王別姬》名動京師。

    入情至深的程蝶衣一時雌雄不分,真假難辨,他對段小樓情愫暗生,并渴望與段小樓唱一輩子的戲。

    但段小樓卻不過是一笑了之,并且認為這個師弟是“不瘋魔不成活”,對他來說,唱戲不過是份糊口的工作。

    一天程蝶衣在袁四爺的宅子里,看到了年少時曾許愿要贈與小樓的寶劍。

    他討要了來,送給了小樓。

    滿心以為小樓會非常驚喜,誰知他已全然忘卻年少時的心愿,只詫異地說:“又不上臺,要劍干什么?”

    蝶衣問小樓,還記得第一次一起登臺唱《霸王別姬》是在哪嗎。

    小樓絲毫都回憶不起來,一旁的朋友卻還記得。

    感情最怕的,就是高估了自己在對方心里的位置。

    自己一番真心,每一個相處的片段都刻骨銘心,對方卻是渾不在意,水流無痕。

   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,來到了一個荒誕不經人人自危的年代。

    程蝶衣和段小樓穿著戲服,畫著油彩,狼狽地被游街。

    在摧殘人性的高壓之下,段小樓的心理防線崩塌了,為了自保,他當眾揭發程蝶衣是漢奸,只因蝶衣當初給日本人唱過戲。

    柴靜在《看見》里說:“人能從潔白里拷打出罪惡,也能從罪惡中拷打出潔白。”

    人性本自私,我們以為的情深義厚,或許,在某些關鍵時刻都會灰飛煙滅。

    正如《增廣賢文》里所說的:“人情似紙張張薄,世事如棋局局新。”

    再好的感情,也經不起試探;再深的關系,也敵不過變故。

    在喧嘩浮躁的世間,有些真誠注定會竹籃打水,有些深情注定是有去無回。

    保護好自己的內心,不高估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位置,不刻意追求某段關系,如此,才不會讓自己遍體鱗傷。

    二、任何感情都經不起考驗。

    段小樓去花滿樓喝花酒的時候,一腔仗義救下了菊仙姑娘。

    見慣了風月場上薄情寡義的男子,菊仙對此很感動,她一心認為小段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。

    于是將畢生積蓄全部拿出來贖身,死心塌地地嫁給了他。

    菊仙洗盡鉛華,給他洗衣做飯,全心全意地愛著他,愛到甘愿失去自我,甚至不惜得罪其他人。

    他們也曾有過孩子。

    可惜那年,小段與士兵發生沖突,身懷六甲臨產在即的菊仙不顧自身,沖進人群去解救丈夫。

    一片混亂中,她不幸流了產。命是保住了,只是此后,未再生育。

    說到底,也是他虧欠了她。

    后來在那個特殊年代里,為了自保,段小樓不僅揭發了程蝶衣,而且,為了與菊仙劃清界限,口口聲聲說自己并不愛她。

    段小樓所謂的愛,在考驗面前,竟是如此脆弱不堪。

    經此,本已承受心靈重壓的菊仙,對愛情和人性徹底絕望了,萬念俱灰之下,她上吊自殺了。

    毒舌男毛姆曾說:“愛情好像就是個粗俗的菜籃子,里面裝滿了每個人的欲望、崇拜、感恩、野心、地位、利益、懶惰、恐懼、依賴……”

    愛情甜如蜜的時候,我們總以為彼此之間情比金堅。

    可當愛情的迷霧散去的時候,才發現,再相愛的人,彼此心里也裝了其他的很多東西。

    關鍵時刻細究下去,一樣有著鮮血淋漓的隔膜和猜忌。

    知乎上曾經有一個網友講述了自己的經歷。

    前不久,她乳房長了個腫塊,醫生告知她很可能是腫瘤。

    晚上,六神無主的她無意間發現了丈夫和好友的聊天。

    丈夫告訴好友說:“賣房子是不可能的,先治,實在不行了離婚,我不可能為她耗一輩子吧。”

    這位網友頓時感覺兜頭一盆涼水,十年夫妻情,在一場也許可能沒有的病面前,竟如此不堪一擊。

    說到底,任何感情,都是經不起考驗的。

    中國有句古話: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。

    人性本身就是自私的,久病床前無孝子,何況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夫妻。

    所以,哪怕再愛一個人,也要給自己留點余地,更不要隨便去考驗感情。

    不委屈自己,也不虧欠對方,不刻意追求一份情感,也不苦苦挽留一份注定失敗的感情,如此,日子才能安穩。

    三、人心誠善,但也不要低估人心的惡。

    哲學家尼采曾說,人是一根繩索,架于超人和禽獸之間。

    當“超人”占主導時,人性為善;當“禽獸”占上風時,人性中潛藏著的貪婪、嫉妒、狠毒都會暴露無疑,道德、情感都會在“惡”面前蕩然無存。

    程蝶衣是一個懷有赤子之心的人,他唯藝術至上,對他人亦是一片赤誠。

    時代發生巨變后,京劇形式也有了大變樣。

    蝶衣獨排眾議,反對現代戲,堅持心中的藝術。

    唱不了自己想唱的戲,他干脆閉門不出,小樓來勸,他亦是不改初衷。

    這樣一個純良的人,最后還是被他人心底的惡深深傷害了。

    年少的時候,蝶衣曾在井上撿回一個棄嬰,取名為小四,師父死后,蝶衣便收養了他。

    蝶衣滿心期待小四能繼承京劇血脈,一直以來,他都嚴格要求小四,唱念做打,他都手把手教他。

    誰知,竟是養虎為患。

    小四太過心浮氣躁,吃不起苦,一心只想走捷徑成名角兒。

    為了出人頭地,小四使盡手段,挑撥恩人程蝶衣和段小樓之間的關系。

    最終,他擠掉程蝶衣,搶占了虞姬這一角色,間接導致了程蝶衣與段小樓斷絕了來往。

    在那個特殊年代里,小四下狠手陷害段小樓,并逼迫他誣陷蝶衣。

    小樓不從后,被拉去欺辱,最終導致了蝶衣小樓菊仙三人關系的破敗。

    然而,使用狠毒手段搶奪來的東西,終將是會失去的。

    當小四戴著程蝶衣的華麗頭面,唱著《霸王別姬》的曲詞時,一群革命小將紛涌而至,將他抓了個現行。

    小四最終走向了自身的毀滅。

    “斗米養仇人”,可憐蝶衣待小四一片赤誠,最終這番赤誠卻如同明月照了溝渠,真是讓人憤怒又惋惜。

    一直覺得,世上有兩種人最容易受傷。

    一種是心軟的人,因為不懂得拒絕;

    一種是太重感情的人,因為毫無保留。

    俗話說得好:“畫龍畫虎難畫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逢人且說三分話,未可全拋一片心。”

    請記?。荷屏加谐?,忍讓有度。

    我們可以天真,但不可無知;我們可以真誠待人,但不可不識人心。

    永遠不要低估人心的惡,永遠不要把自己的真心隨便地捧出去。

    “吃飯七分飽,對人七分好。”

    愛人只愛七分,得留三分給自己。

    終于世事顛倒、乾坤扭轉的日子過去了。

    22年后,程蝶衣和段小樓再度聚首合演《霸王別姬》。

    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,一切都恍如隔世。

    再背《思凡》時,那么多那么長的歲月在眼前滑過,看著身邊的段小樓,程蝶衣驚覺這一輩子深情錯付,所托非人。

    看清真相后他抽出小樓腰間那把寶劍,如戲中的虞姬一般架在脖子上,委頓、倒地……

    “霸王是假霸王,可虞姬卻是真虞姬。”

    曲終人散,這一出戲,終究還是寂寥地落幕了。(洞見 水清)


    「版權聲明:圖文來源網絡,侵權聯系即刪,多謝」

    久久免费观看国产精品_久久男人AV资源网站_久久青青草原国产毛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